010-63020834 鲜鱼大火烧
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加入收藏
 您现在的位置: 翰辰轩画廊 >> 新闻 >> 阿里 >> [专题]最新文章 >> 正文  
 相 关 文 章
  • 尴尬的中国画廊业…[3316]

  • 国画流派[3256]

  • 热 门 文 章
  • 三晋长治:90后…[1092]

  • 山水画家刘梁经…[3007]

  • 著名旅美油画家…[1434]

  • 书画题材中的“…[2099]

  • 何为装裱![3694]

  • 推 荐 文 章
  • 著名旅美油画家…[1434]

  • 宋毓敏辑评[4734]

  • 成都锦江画院副…[4476]

  • 津门才女孟昭丽…[6175]

  • 俊生小品[5104]

  •  
      鲜鱼大火烧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★★
    鲜鱼大火烧
    [ 作者:阿里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819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03-14    文章录入:admin ]

     

    晚饭后,我漫步纳凉。

    黄昏中的大街,车辆少了许多,两旁的人行步道上,路树下,已经被一些三五成群的人们占据。有的在散步,有的在打牌,有的在下棋,有的在聊天,有的半躺在竹躺椅上闭目养神,还有的在较宽敞的地方挥拍打羽毛球。忙了一天的人们,此时完全松弛下来,甚至连电视节目都不想看一眼了。黄昏那样短暂,夜幕降临,路灯亮了,那柔和的光线给城市抹上了祥和安逸的色彩。似乎没人愿意大声说话。

    “爷爷,给我讲个故事吧。”一个童音在撒娇地央告着。一位白发老者应道:“好吧,就给你讲一个北京的传说——鲜鱼大火烧的故事吧。”好奇心使我悄悄停在一旁。

    “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。在前门外的大栅栏儿对面有条胡同叫鲜鱼口。当时,那里是北京的商业街,有许多店铺,其中以布店居多。

    有一天,由胡同口走来一老一少。老的看上去得有七老八十了,核桃皮样的褶子布满面孔,一条细细干干的花白小辫子拖在脑后,衣衫褴褛,骨瘦如柴,手里拄了根打狗棍,步履蹒跚。少的是个男孩,有四、五岁,光着屁股,头上扎着三根小辫子,跟在爷爷身后,一只手紧紧抓着爷爷的烂衣服,上身兜着一个退色的红肚兜,脚上穿着双露出脚趾头的虎头鞋。老少二人在挨门乞讨。

    但他们每进一个店铺门都很快被哄了出来。不久,二人来到胡同半截的一家最小的店铺。

    掌柜的多半天没开张,心里正郁闷,见这二位进来,想把俩人撵走,但转念一想:和为贵。逐起身笑着迎上去:“二位没吃呢吧?小二,去后头给拿几个窝头来!”小二应声跑去。

    “您想买点什么?”掌柜的问道。

    老者说:“想扯一尺红布给我的小孙子做个肚兜兜。”

    掌柜的想:做人做到底。“得嘞!”回身由货架上取下一匹红布摆在案子上,抬手由脖子后领口里抽出一把竹尺,刚要量。

    “慢着,我不要前四十九尺半,也不要后四十九尺半,只要中间那一尺。”老者说道。

    掌柜的心里这个气:我没撵你们走就不错了,怎么着?还登鼻子上脸啦!我这整整一匹布还非给弄出俩头儿来,能不能给钱还不知道,我——我怎就这么倒霉?你这不是欺负人嘛!话到嗓子眼儿,又咽了回去,心想:小店能开到今天不容易,就当今天施舍了。于是,低头用麻利的动作量完前四十九尺半,做好记号;又把余下的布卷全部打开,由另一头往中间量了四十九尺半,“嚓、嚓”两声,一块红布落在掌柜的手中,折叠好用纸包上,递到老者手里。

    小二取了几个窝头早回到柜前,把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,站在那里目瞪口呆。

    老者开口说道:“我身无分文,这块布算我回送你的。请千万记住:三日之内,若有人吆喝鲜鱼大火烧,你就将此布挂在你的店铺门外,即可逢凶化吉,遇难呈祥!”

    掌柜的气得口鼻生烟:怎么咋?费这么大劲扯下来啦,你又不要了,还说回赠?真——真岂有此理!说什么疯话?唉,赶快让他走吧。这么半天都忍了,再忍忍吧!脸上依旧挂着微笑:“托您的福啦!”弯腰给老者鞠了一躬。

    只见老者双手作揖,转身领上小孙孙,快步出了店门。掌柜的快步跟出:“你老好走!”举目一望早不见了二人的踪影,再揉揉眼睛望来皆无。掌柜的掐了一把自己:“我没做梦吧?真是咄咄怪事!”

    三日无话。掌柜的早把这事给忘了。

    第三天夜里,一家人睡至半夜,忽听远处随着梆子声有人吆喝:“鲜鱼大火烧!鲜鱼大火烧!”掌柜的被惊醒:“谁半夜里卖东西?”小二也被惊醒,说:“那天扯布那老头说啥来着?”掌柜的猛然想起老者的话,虽将信将疑,但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赶忙叫小二找出那块红布,挂在了店门外。

    又睡下。

    没一个时辰,“着火啦!快救火呀!”凄厉的喊声划破夜空。掌柜的赶忙起身跑到门外:“我的妈呦!”只见由胡同口的店铺着起了大火!刚好刮起一阵西风,把大火由胡同口吹向了胡同里。说时迟那时快,火借风,风助火,转眼大火烧到自家门前。掌柜的叫苦不迭。不知是谁推了他一把,他一头撞进屋里,心想:烧吧,这火没救!东西都烧完了,我还有啥活头!眼前一黑,昏死了过去。

    不久,早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小二毕竟年轻,推醒了掌柜的,“好像火烧完了!”二人跑到门外一看,左邻右舍全烧成了瓦砾堆,唯独剩下他一家!门上的红布在随风飘动。“难道这火烧到这里跳过去了不成?”“难道那老少二人是观世音下凡?”“难道……?”掌柜的纳闷。

    那年月,产业烧完了,只好拉起棍子去要饭,人们纷纷投亲靠友,投奔他乡。而这家小店呢,从此越来越兴旺,最后发展到整个北京城,就是后来的丝绸布店八大祥。由那时起,几辈人传下来“和气生财,童叟无欺”成为立家、立店之本。

    说到这,咱这故事就讲完了,咱也该回家睡觉去了,明儿一早你还得上学呢。”

    我悄悄地离开这老少二人,望着地上婆娑的树影,思绪还沉浸在故事那神秘的情节中,不由得想起许多“如果……,如果……,” 来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阿里   19916习作)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补胎记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   没有任何评论
   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联系站长 | 友情链接 | 版权申明 | 管理登录 | 
            站长:vaststars        页面执行时间:23.44毫秒
    Powered by:MyPower Ver3.51